搜索
搜索
这是描述信息
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
/
/
/
/
/
一中,别样的记忆
这是描述信息
资讯分类

一中,别样的记忆

【概要描述】校庆的日子里,总不免让人回忆起在定州中学(一中)学习和生活的高中三年,短暂却让人怀恋。今天突然意识到,我和她的缘分远不止于此:我的父亲毕业于一中,而在我考入一中之前,一中一直都在我身边,她从未走远,是我少时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在这里,我尝试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,还原一中在1980年代的一些风貌,回顾她带给我的记忆和欢乐。在上小学的前一年,我家搬进了紧邻一中位于其北面的县委家属院,一中自然就成了我

一中,别样的记忆

【概要描述】校庆的日子里,总不免让人回忆起在定州中学(一中)学习和生活的高中三年,短暂却让人怀恋。今天突然意识到,我和她的缘分远不止于此:我的父亲毕业于一中,而在我考入一中之前,一中一直都在我身边,她从未走远,是我少时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在这里,我尝试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,还原一中在1980年代的一些风貌,回顾她带给我的记忆和欢乐。在上小学的前一年,我家搬进了紧邻一中位于其北面的县委家属院,一中自然就成了我

详情

 

一中,别样的记忆
 

校庆的日子里,总不免让人回忆起在定州中学(一中)学习和生活的高中三年,短暂却让人怀恋。今天突然意识到,我和她的缘分远不止于此:我的父亲毕业于一中,而在我考入一中之前,一中一直都在我身边,她从未走远,是我少时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在这里,我尝试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,还原一中在1980年代的一些风貌,回顾她带给我的记忆和欢乐。

在上小学的前一年,我家搬进了紧邻一中位于其北面的县委家属院,一中自然就成了我和小伙伴们的百草园,成了我们的乐趣之所在。放学后或者周末节假日,我们的身影往往会遍布一中校园的每个角落。同时,一中还能帮助解决家里的燃眉之急:我们住的家属院经常停水,每当这时,我们几个小伙伴往往会抱团去一中打水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也从最初一起抬一桶水,到每个人自己拎一桶水,再到每个人自己担两桶水。

从家里步行最多五分钟就到了一中操场的北门。两扇高大的铁栅栏门,平时大都是敞开的,基本没有关闭过。进到门来,就是宽阔的运动场了,中间一条连接教学区和家属区的小路将运动场一分为二。北边地势略高,是露天的篮球场,最开始的时候地面是土质的,大约在1980年代中后期修建成了水泥地面的灯光球场。南边地势略低,是土质的田径场。

运动场的东西南北中,各有各的妙处。我和小伙伴们时常抱个篮球在北边的篮球场进行投篮比赛,看谁命中率高。输的一方会老老实实站在篮筐下方,让赢的一方投篮,自己挨砸却乐此不疲。球场边上有几棵大树,印象中有梧桐。其中一棵有一根低悬粗大的枝干,我们经常攀爬。有的时候会拿着纸笔坐在上面,写写画画,比如描几笔南面远处正对着的宝塔。

田径场的东北角有一排锻炼用的器材。单杠,猴架(我们当时就叫杠子),还有几个直上直下高约五六米的铁管爬杆。一中的学生使用这些器材时,我们就样学样,会了不少花式玩法。田径场正东是一个没有顶篷的大舞台,逢年过节,会有一些团体举行的文艺演出,我们自然属于那帮爱凑热闹的小观众。我在定州中学上高中的时候,这是学校开全校大会和开运动会时的主席台,也是我们歌咏比赛时的舞台。

田径场东南角有两三排教师住的平房,每排一个院,住两户。当年一中的一位副校长劳功高就住在最靠南的那个院里。他从保定调来,在一中待的时间不算长,1986年调到江西老家任职。 因为他的外孙和我是小学和初中同学,我经常到他家里玩儿。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劳校长每天都坚持收听英语广播,训练听力。他家隔壁住的是一位年轻教师,经常前来请教,劳校长总是和颜悦色地给予解答。记得有一个问题是“倒8”数学里代表什么,从他们的对话中我第一次知道了无穷大的符号。另一个院子里住着一位教地理的上了年纪的女老师,姓苑,非常和蔼。

田径场最南端是一面墙,这面墙在1990年代中期消失了,因为墙南也划归定州中学了。田径场西面有一处破旧但高大的房子,基本四处透风,不记得当初是做什么用的。房前空地上的一扇木质门板是我们的宝贝,把它水平地支起来就成了乒乓球台,中间用断砖拼成球网。一群小孩,无论相识与否,经常在这架简陋的乒乓球台前排队打球,切磋技艺。由于门板上镶了许多门钉,乒乓球一旦碰上就变线,每当这个时候我们都笑称为“自然灾害”。有一年暑假,不知何故,破房子里住进了两个学生,似乎在努力准备某项重要的考试。学校停水的时候,我们还帮他们到劳校长家里打了一壶水。

田径场常常是我和小伙伴们追逐嬉戏的地方。我们时不时像模像样绕着跑道来场比赛,或者到田径场南部的沙坑比试跳远,有的时候还把自行车支在沙坑边上当横杆练习跳高。田径场也是我们比拼自行车车技的地方,有时比赛谁骑得快,有时比赛谁骑得慢,有时看谁撒把时间长。春天的时候,田径场是放风筝的好去处,风筝各式各样,有拿报纸自己扎制的方头方脑的简单平板风筝,也有在街上买来的较为高档的硬翅沙燕风筝。

田径场北面长了不少草,雨后的长势煞是喜人。我们经常在那里逮蚂蚱,追蝴蝶,捉蜻蜓。就算是地上的蚂蚁,我们也会饶有兴趣地观察半天,有时候会索性每人挖上一窝养在铺满泥土的大罐头瓶里,观察它们一点一点地筑造新家。

除了运动场,一中校园其他地方我们也是常客,包括那座1955年的楼(我高一时教室所在的楼),还有离它不远的老楼。记得有一年在田径场西北面新建一座教学楼(应该是我在高三时教室所在的那座楼)。楼在建的时候,我们经常去里面捉迷藏。有一次天晚了,一中的学生都开始晚自习了,我们还在里面玩闹,声音很大,结果被一位老师过来训斥了一通。靠近西门,教导处所在的高台边上有棵槐树,我们也经常攀爬。小学的时候有一年学校号召大家采集各种树的种子,支援三北防护林的建设,这棵槐树做出了很大的贡献,除了掉在地上的豆荚,我们还爬到树上采了好多,攒了一大袋槐树种子交了上去。沿教导处和图书馆东边的小路一路向南,可以到达食堂,我们还曾隔着食堂的窗户,第一次见识了馒头机。

因为住在一中旁边,近水楼台,我们有时候会幸运地参加一些活动。比如,一中经常会放映一些教学电影,幕布就挂在正对西门的一面墙上。这些电影大多是黑白片,但有电影可看就足以让我们小孩兴奋了。印象中有一部影片是讲光电继电器的原理,还有其应用让工人工作起来更加安全。1986年哈雷彗星回归,前面提到的苑老师在操场支起了一架小型望远镜组织学生观看,我们几个小伙伴也在队伍里围观凑热闹,听大家讨论。作为从小就喜欢天文的我,尤其兴致勃勃。76年回归一次的哈雷彗星那年的彗尾很短,不免让人失望,但能够通过望远镜一睹其芳容,也颇令我心满意足了。记得还有一位张洪年老师(是位文学爱好者,后来成了保定地区挺有名气的作家),他在一中组织了航模兴趣小组,时常在操场试飞,尤其是他试飞一架带发动机的飞机模型的时候,我们总也看不过瘾,到现在我还能回想起发动机燃油的味道。兴趣小组拼装航模的时候,我们会趴在窗口一脸羡慕地观望。张老师发现了我们,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屋,给了我们一些零件,教我们每个人做了一架简易的飞机模型,投掷出去能飞好远,着实令人激动。

一中以她的宽广和包容为我的少年时光增添了许多色彩,带给了我无数的欢乐。她的一草一木我都了然于胸,不知不觉中她已融入到我的生命里。初三下学期,父母因工作调动搬家至保定,我却决定留下来在一中住校读书。一中组织了提前招生考试,考场应该是在1955年楼里某个教室。我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,得以继续和一中的缘分,而一中从此引领我进入了更加广阔的天地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河北定州中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88.2班:郑政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2年11月

 

 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